返回首页

新工业革命与网络教育2.0概述

时间:2014-12-16 20:56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一场新的工业革命正在悄悄向我们走来。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指以数字化制造及新能源、新材料的应用为代表的一个崭新的时代。在前两次工业革命中,中国被甩在了发达国家的后面,结果是落后挨打上百年。俗话说“事不过三”,在这一场刚刚兴起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中国不应该也承受不起再次被甩的后果。与新的工业革命遥相呼应,一场新的教育革命,也在向我们逼近。

1

这场由网络教育2.0为标志的教育,有可能不亚于工业革命对我们的冲击。尽管只是初见端倪,但它对传统教育模式的挑战,以及对人才培养方式的改变,对未来国家竞争力的影响都不能低估。对于准备好的民族来说,新的革命就是一个大机遇;而对于没有准备好的民族来说,新革命就是一个大挑战。我们准备好了吗?

——《新经济导刊》执行总编朱敏对话国务院参事汤敏

第三次工业革命:颠覆与救赎

朱敏:英国最负盛名的经济学杂志《经济学人》2012年刊登了一系列讨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文章,并断言:第三次工业革命对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来说,有着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有人甚至预言,“中国崛起”有可能被第三次工业革命所终结。真的是这样吗?

汤敏:与我们一般对工业革命的划分不同,《经济学人》文章中所指的头两次工业革命是:18世纪后半叶,以英国纺织机械化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业革命;20世纪初,以福特汽车公司大规模生产流水线诞生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而第三次工业革命,则是指以数字化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应用以及计算机网络为代表的一个崭新的时代。近年来,信息网络的发展已经深入到生产、生活的每一个环节。而高技术合成材料如碳纤维、石墨烯、纳米等各种新型材料层出不穷。把这些新材料、新技术以及数字网络技术结合起来进行数字化制造,最具标志性的新生产工具是“3D打印机”,又称为“堆砌加工机”。它像打印机一样,一层层地把新型合成材料直接“印”出,或说是“堆砌”出一个产品来。这种模式将会取代传统的车、钳、铇、铣,颠覆性地改变制造业的生产方式。

据说,波音公司的飞机中有上万个零件就是通过这项技术生产出来的。它无需用传统的流水线大规模生产,只要通过电脑给出一个设计,3D打印机就可以按照指令“印”出产品来,成本还不高。这一革命将使生产走出大批量制造的时代,取而代之的是小规模地生产少量但多样化的产品。

还有人认为,经济和社会变革总是来自新能源与新通信方式的交汇。他们把新能源和互联网之间的结合看成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提出了“能源互联网”的新概念。

这场新工业革命有两大特点:一是直接从事生产的劳动力会快速下降,劳动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会越来越小;二是新生产工艺能满足个性化、定制化的各种需求,要求生产者要贴近消费者与消费市场。这两大特点都会使传统的、以廉价劳动力取胜的制造业发生根本性变化。一种可能的趋势是,过去为追逐低劳动力成本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资本,会很快移回到发达国家中去。最新的一些调查显示,已有近40%的美国企业准备把工厂从中国迁回到美国。把“外包”给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又“内包”回发达国家的企业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趋势。

如此一来,无怪乎很多国外媒体又开始利用这一趋势唱衰中国。他们认为,作为全球制造中心的中国将是这一场新工业革命的最大受害者。随着劳动力短缺的出现,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中国制造在传统的工业领域已经越来越不具有竞争力。而在新兴的领域中,由于大量的外资企业要迁回本国,这将使中国制造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

朱敏:中国可能再次被甩出新一轮工业革命吗?

汤敏:18世纪晚期开始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中国正处于康乾盛世后期,GDP稳居世界第一。闭关锁国的中国那时没有赶上工业革命的这班车,被远远地甩在后面,直到1840年后才感到被甩的痛苦。1913年,以福特汽车公司开发的大规模生产流水线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兴起。而那时我们正在推翻满清统治,忙着“你方唱罢我登场”,又被这场工业革命甩下。落在后面的中国,上百年来不断地挨打,差点被开除球籍。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不像一些人所预言的那样,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到来时再次被甩出呢?这是一个硕大的题目,需要全民族的智慧来讨论,来解决。

朱敏:除了需要不断地在政治、社会与经济各个层面上的改革,从制度上保证参与新工业革命所需的宽松发展环境之外,还有哪些关键点至关重要?

汤敏:首先是要抓教育。新的工业革命需要大批的创新型人才。而当前以应试为主的教育方式真的不能适应这样的需求。讨论我国教育弊病的文章已经是汗牛充栋,这里就不赘述。当务之急是,如何才能改造出一批、创建出一批能够适应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有全新机制的教育机构来。要研究如何利用最新机制与技术手段,以更大的规模、更低的成本、更新的模式、更快的速度为更多的年轻人创造出好的教育环境来。

第二是要有更好的创新、创业环境。不断创新是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原动力。目前各地都提出了要建立创新型社会。然而,没有创业的创新是无本之木,只能是多几篇论文,多几个科技成果奖而已。相对发达国家来说,我国的创业环境还较差。从对年轻人的普及创业教育,到国家政策对创业的支持,以及社会对创业失败的宽容度都很不够。而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产业投资以及高科技企业上市这些支持创业的产业链,在我国只能说是刚刚形成,还远未成气候。创业板的开通给了创业者们很大的希望。可是运作几年后出现的大量问题,又使投资者与被投资者都望而却步。鼓励更多的人去创新创业,打造一个宽松的创新创业环境,理顺创业板市场,是我们能够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机遇的一个必要条件。

三是政府角色的变化。在新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政府要及时转变角色,否则很容易好心干坏事,在不知不觉中阻碍了企业的转型。在工业革命中企业将会有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一大批传统的企业、传统的行业要被淘汰。这是很正常的,有死才有生。而政府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去保护现有的产业和公司。政府会向旧工厂提供补贴,竭力挽回濒临死亡的传统行业。

在我国,政府特别有可能会去帮助那些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落后国有企业和近期内能提供很多税收的旧行业,结果人为地阻碍了企业的更新和社会的进步。追求增长速度,热衷上规模的粗放式的增长模式,正好与小型化、个体化、多样化的新工业趋势相悖。对于新兴行业,政府习惯于直接选择赢家,大量的财政资金用于支持他们认为是好的新技术。

朱敏:但是,在以个性化、多样化为特征的新市场中,政府的运营机制很难适应瞬息万变的技术与市场。

汤敏:在新工业革命中,政府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是一个尚未解决的大课题。在前两次工业革命中,我们中国没有赶上趟,被甩在了发达国家的后面,结果是落后挨打了上百年。俗话说,事不过三。在这一场刚刚兴起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我们不应该、也承受不起再次被甩的后果。在这关系着子孙后代的幸福、关系着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上,我们只能迎接挑战,没有更多的选择,更没有退路。

新教育革命的“七种武器”

朱敏:与新的工业革命遥相呼应,一场新的教育革命也在悄悄向我们逼近。这场由网络教育2.0为标志的教育,有可能不亚于工业革命对我们的冲击。尽管只是初见端倪,但它对传统教育模式的挑战,以及对人才培养方式的改变,对未来国家竞争力的影响都不能低估。那么教育又在革什么命呢?它是怎么发生的呢?它的形态又是怎样的呢?特别是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场躲也躲不过去的革命?

汤敏:这场革命是由一个小人物在不经意中掀起的。36岁的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在麻省理工学院与哈佛大学获得学位后,在一家对冲基金工作。几年前他给住在千里之外的表妹补习中学数学课时,把他的讲解方式挂在了网上,以方便表妹复习。没想到这个视频在网上被很多别的中学生看到了。很多人给他写信,赞赏他的教学方法。他看了以后非常受鼓舞,就花了300美元购置了一套设备,每天下班回来,在他的衣帽间录下各种教学视频挂到网上。2009年他干脆辞掉了对冲基金经理的工作,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的“可汗学院”。他的网站上写着如下的承诺:“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得到世界一流的教育。”

到目前为止,可汗学院现在已经开出了3500多门课,向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免费的高品质教育。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的很多人给他捐款支持网站的运作。他现在在斯坦福附近找了很多学生跟他一起来做。有意思的是,他不但把这些课挂上去,甚至和美国十几所学校进行合作,开始一些很有趣的实验,而且是非常革命性的实验。

朱敏:那么,网络教育2.0有什么特点呢?

汤敏:一是教育游戏化。网络游戏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为了扩大游戏的吸引力,他们对人类行为做了大量的研究,并运用到游戏中去。

例如,如果一个游戏无法连续45秒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就要进一步改进。而我们传统的教育一堂课45分钟,学生到后面完全走神了。因此,网络教育2.0的课一般都是十来分钟,每次仅介绍一两个概念,让听课者能集中注意力。课堂上图文并茂,趣味性很强,跳出了传统的网络公开课一个老师配上几个PPT的单调的方式。网络教育2.0还使用了大量的网络游戏对参与者的激励方法,如对完成了多少课程的给网络勋章等。试验证明,给勋章的课程,有更多的学生去选,学得也比较好。

------分隔线----------------------------
标签(Tag):网络教育 新工业革命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