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网络时代的学习理念:联结过去、现在与未来

时间:2012-05-31 00:40来源:知行网www.zhixing123.cn 编辑:麦田守望者

信息超载和知识碎片化加剧了知识惰性化,而与大师连通和对话的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个人知识管理能力和洞察力是网络时代学习者解决信息超载、知识碎片化和知识惰性化的“四大法宝”。

 

网络时代的学习理念:联结过去、现在与未来

郑小军

古今中外名人名家关于学习的论述浩如烟海,有些至理名言至今仍然滋养着全世界的学习者。如今,人类跨入21世纪已超过十年。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人们纷纷使用信息时代、网络时代、数字化学习时代、知识经济时代、创新时代来凸显其特征。新时代的学习当然需要新的学习理念来指导。本文力图梳理21世纪国内外新涌现的学习理念,并且提出自己的学习理念,以期与大家共同探讨。

连通主义:学习就是连通即网络形成与优化

连通主义(Connectivism,又译为关联主义)是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斯创建的关于数字化学习的新理论,其核心思想如下:学习和知识需要多种看法来呈现整体……并允许选择最佳方法。学习是一个连通专门化结点或信息来源的网络形成过程。知识驻留于网络。知识可以驻留于非人类的器具,并且技术能够促进学习。探寻知识的能力比目前知道什么更重要。学习和知晓是恒定的、持续的过程(并非最终状态或产品)。在领域、想法与概念之间看到连通、识别模式和生成意义的能力,是当今个体的核心技能。保持知识的时代性(准确的、最新的知识)是所有连通主义学习活动的目的。决策过程就是学习……连通主义提出了锚定、过滤、彼此连通、人性化、创造和得出意义、评价和鉴定、验证过程、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模式识别、知识定位、接受不确定性、情境化等学习者技能。连通主义抓住了网络时代的知识和学习的混沌性、复杂性、动态性等特征,揭示了在信息化环境中学习发生的机制,学习者应如何有效地学习,如何获得最新的知识。[1]连通主义提出的学习者技能扩展了网络时代学习者信息素养的构成,丰富了其内涵,对于广大师生培养网络时代所需的信息素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e-Learning专家杰·克罗斯(Jay Cross)进一步指出,“学习就是优化自己的内外网络”。毛向辉在《学习的互联法则》中提出,“每个学习者在一生中都要管理好自己的四类与学习相关的网络:神经网络、知识网络、社会网络,还有已经无处不在的计算机互联网。”他把这四个网络统称为“学习网络”。 [2]

新建构主义:学习就是建构、建构蕴含创新

针对网络时代人类学习面临的“信息超载”和“知识碎片化”两大挑战,王竹立在与连通主义的比较与融合中逐步建立了新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该理论提出了“学习就是建构、建构蕴含创新”的理念和“为创新而学习、对学习的创新、在学习中创新”的座右铭,主张将学习、应用、创新三合为一,将创新作为学习的最高目标。针对信息超载和知识碎片化,新建构主义提出了零存整取式学习策略,强调学习应该以个人需要为中心、以问题解决为中心,认为学习包含“顿悟”过程,个人隐性知识可通过内读法和深谈法进行挖掘。新建构主义提出了一整套网络时代个人知识管理的策略,包括“搜索—选择—写作—交流—创新”五个环节,并且提出了“包容性思考”的概念和具体做法,作为将碎片化的知识组合成全新知识体系的基本思维方法。新建构主义修正了经典建构主义关于“知识不能通过教师讲授而传递的”观点,指出显性知识可以通过教师的讲授而传递,为混合式学习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3]

学习是连通与建构的双向互动

笔者总体上认同王竹立对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所作的比较,“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都属于网络时代的学习理论,关联主义关注的是学习的外部过程,新建构主义关注的是学习的内部过程,两者可以互为补充。新建构主义是在建构主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网络时代的深加工理论。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更适合指导网络时代的非正式学习。新建构主义与关联主义的融合是未来网络时代学习理论发展的方向。”[4]学习不是内外孤立和割裂的过程,而是内部过程和外部过程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有机整体。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既需要连通,也需要建构,学习是连通与建构的双向互动。

搜索就是学习

焦建利在《搜索就是学习》一文中这样写道,“搜索,成了信息时代全新的学习方式。搜索,改变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和学习的方式……每一次搜索技术的进步,其实都可以说是学习技术的发展。”作者提出了两个响亮的口号,“会搜索才叫会学习”、“知之为知之,不知Google之”。 [5]

“搜索就是学习”揭示了搜索与学习之间的关系,即搜索是学习的重要一环,打破了人们的认识局限,丰富和深化了搜索的内涵。但是,搜索能否转化为现实的学习力,还需要其它学习环节的配合,例如质疑、检验、比较、选择、交流等,需要学习者调动其它诸多要素参与,其中最重要的是无疑是批判性思维。钟志贤在学术随笔《“卧槽泥马”现象》中给盲目乐观、简单化的搜索式学习敲响了警钟。“卧槽泥马”现象给网络学习者的警示是——互联网搜索虽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身处“信息的海洋”的网络学习者必须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培养质疑的习惯,坚持求真务实的学风,善于舞动批判性思维这一利器,破除“快餐式”、“蜻蜓点水式”、“不求甚解式”单纯搜索的学习陋习。钟志贤指出,“信息素养的核心就是以各种信息工具和资源为基础,运用批判性思维实现问题求解、决策和创新的能力。”[6]笔者认为,搜索之于学习有两层含义:第一,搜索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技术。在网络时代,不精通这一学习技术,不善于将它转化为学习力,很难称得上是一个高效、高明的网络学习者。第二,搜索是学习的重要一环。在网络时代,说它不可或缺,一点也不为过。但是切记,搜索并非学习的全部,在复杂性或高级学习中,学习者只有将搜索和其他学习环节和要素紧密配合,方可达成学习目标。

学习是自我意识与自我超越

桑新民认为,“学习是人类在认识与实践过程中获取经验和知识,掌握客观规律,使身心获得发展的社会活动,学习的本质是人类个体和人类整体的自我意识与自我超越。”[7]他揭示了学习科学、学习技术、学习艺术与真、善、美的关系:“学习是科学,要成为科学的学习者,就必须求真——探索并遵循学习的客观规律;学习是技术,要掌握高超的学习技能,就必须向善——在刻苦的修炼中提高学习效率;学习是艺术,要在艰苦的学习中获得乐趣,就必须审美——体验出神入化的学习意境;学习更是哲学——领悟真善美统一的学习智慧,创造学习型社会,享受学习化人生。”桑新民进一步指出,“学会自主学习、学会与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在交流与协助中学习、学会运用现代信息技术高效地学习、学会在研究和创造中学习,这些学习能力是在信息社会中的基本生存能力。”[8]桑新民指出,“人类的学习是个体性与社会性的统一”,“团队学习是个体学习与协作学习的整合与升华”。[9]除了学习本质论,桑新民还提出并且阐述了学习主体论、学习方式论、学习文化论、学习技术论(学习技能整体结构模型)、整体生成学习论和绿色学习论。

“我们—所有人—学习(WE-ALL-LEARN)”

柯蒂斯.J.邦克在其新著《世界是开放的:网络技术如何变革教育》中从新的学习技术和方式中捕捉到了开放教育世界多元、全球化的本质,提出了“我们—所有人—学习(WE- ALL-LEARN)”这一框架,并探索了构成此框架的10项关键趋势:电子图书世界中的网络搜索、数字化学习和混合学习、开放源代码和自由软件的可用性、起杠杆作用的资源和开放式课件、学习对象库和门户网站、开放信息社群中学习者的参与、电子协作与交互、另类现实学习、移动学习与泛在学习、个性化学习网络。基于这“10把金钥匙”,他又推出了三大宏观汇聚趋势:管道;页面;一种参与式学习文化。从而得出结论:当今网络技术正以这“10把金钥匙”将教育带向更为开放、共享、协作、扁平化和参与式的学习时代。邦克在新著所表达的核心思想是,在网络技术变革的开放性教育世界里,任何人(Whoever)无论何时(Whenever)何地(Wherever)都可以向其他任何人学习任何东西(Whatever)。[10]这是泛在学习的4W目标。

学习是联结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桥梁

1.学习的终极目标是“止于至善”

《大学》开宗明义地提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它阐述了学习的终极目标“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紧接着,《大学》从心理层面阐述了学习的六个阶段及其关系——“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笔者将其简化为“知止——有定——能静——能安——能虑——能得”,分别对应于高效学习的“六重境界”。在这个充斥着功利、喧嚣和躁动因素的时代,通向这六重境界的不是“宽门”,而是“窄门”!如此,就不难理解诸葛亮“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和王国维《人间词话》“三境界”之意味深长。

2.学习是快乐之源,学习是幸福因子

为学先立志。一旦确立了“止于至善”的终极学习目标,并且通过不断修炼逐步达到《大学》的“六重境界”,你会发现,学习已成为人生旅途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多一分学习,生命则多一分充实,多一分快乐,多一分精彩!你会时刻感悟到,学习之旅随时出发、扬帆前行,学习之旅没有终点。此时,“放飞学习者”不再是一句口号!

------分隔线----------------------------
标签(Tag):学习理念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猜你感兴趣
博聚网